新冠肺炎疫情凸显美国的种族不平等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断发展,美国的种族主义开始以新的形式呈现。如果说前一个阶段主要表现为部分美国政客和主流媒体针对特定种族及特定国家进行恶意攻击的话,这一阶段则主要表现为美国少数种族群体在疫情中所承受的巨大的种族不平等。

  2020年4月2日,美国密歇根州卫生和公共服务部公布了该州新冠肺炎确诊和死亡病例的种族构成数据,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非洲裔仅占该州总人口的12%,却占确诊病例的33%,死亡病例占比更高达40%。近日更新的这两项数据分别为32%和41%,显示其比例极为稳定。有媒体指出,在芝加哥、底特律、密尔沃基、新奥尔良等拥有大量非洲裔人口的美国城市里,非洲裔受到新冠肺炎疫情“不成比例”影响的状况极为普遍。作为美国此次疫情的中心地带,纽约市公布的数据更是让人有触目惊心之感。每十万人感染新冠病毒的致死率中,非洲裔为243.6,拉美裔为237.7,而白人为121.5;纽约市当前死亡病例中30.2%为非洲裔,30.5%为拉美裔。除这些局部性数据之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全国性统计数据则从整体上揭示了不同种族在死亡率上的显著差异。截至2020年5月13日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美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白人占52.3%,非洲裔占22.4%,拉美裔占16.6%,亚裔占5.8%。其中非洲裔在死亡者中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其在总人口中12.5%的份额,说明这一群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最为严重。该机构公布的各州新冠肺炎死亡数据同样印证了这一点,几乎所有州中非洲裔的死亡率都排在前列。例如在堪萨斯州,非洲裔仅占总人口的5.7%,却占死亡病例的29.7%;在密苏里州,非洲裔占总人口的11.6%,占死亡病例的35.1%;在伊利诺伊州,非洲裔占总人口的14.1%,占死亡病例的30.3%。

  病毒是不区分种族的,因而在新冠肺炎致死率上的种族差异就只能从各种族自身的处境上进行解释。对于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中部分少数种族死亡率相对较高的客观事实,人们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归因分析,提及的因素涵盖了基础疾病、医疗条件、医疗保险、居住条件、经济状况、工作环境、健康意识、营养状况、生活方式、精神压力等极其广泛的内容。可以看到,上述影响因素大多与生物遗传特征关联不大,却集中指向社会经济层面。当如此众多的种族差异几乎无一例外地造成对特定种族群体不利影响的时候,这些种族差异实质上就构成了种族不平等。正如美国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一项声明中所指出的那样,“几十年来,结构性的种族主义让许多黑人和棕色人口家庭无法获得高质量的医疗保健、负担得起的住房和经济保障,而新冠肺炎疫情正使得这些不平等变得更加明显。”

  新冠肺炎疫情直接凸显了非洲裔和拉美裔在生命健康权上面临的种族不平等。科学研究发现,基础疾病与新冠病毒感染之间存在紧密的关联,而且会促使新冠肺炎向重症转化并导致更高的死亡率。相比白人而言,非洲裔等少数种族在罹患心脏病、中风、哮喘、肥胖、高血压、糖尿病、癌症等疾病上的几率历来较高,这使得他们更易成为新冠肺炎致死的高危人群。这种系统性的种族健康差异,很大程度上是系统性的种族医疗鸿沟长期累积的结果。统计数据显示,非洲裔美国人缺乏医疗保险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两倍以上,拉美裔的情况与此大致相当,高昂的医疗费用使得这部分人群不得不放弃寻求医疗服务,而疫情期间没有医疗保险无疑会延误新冠肺炎的检测和治疗。此外,大多数非洲裔或拉美裔社区的医疗机构往往只能提供质量较低、种类有限的医疗服务,这导致其居民常常无法获得及时有效的医疗救治,久而久之就造成了慢性病高发的态势。美国联邦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承认,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美国不同族裔居民长期存在的健康医疗差距。健康权作为一项基本人权,除了强调获得医疗卫生保健服务等具体权利之外,还内在地蕴含着平等保障的原则。新冠肺炎疫情中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的高死亡率,在一定意义上正是美国长期不注重平等保障少数种族健康权的恶果。

  新冠肺炎疫情间接凸显了非洲裔和拉美裔在经济社会权利上面临的种族不平等。事实上,健康不仅是一个生物生理概念,也是一个经济社会概念。与个体健康紧密相关的医疗条件、营养状况、居住条件、生活方式等,很大程度上都是由社会经济地位决定的。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非洲裔与拉美裔美国人之所以受到更为严重的冲击,与其整体性的弱势社会经济地位息息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非洲裔的失业率通常为白人两倍左右,拉美裔失业率比白人高出40%左右;非洲裔全职工作的周薪中位值平均比白人低近30%,拉美裔平均比白人低近40%;非洲裔家庭没有养老储蓄金的比例为62%,拉美裔家庭为69%;白人家庭拥有的财富是非洲裔家庭的12倍,是拉美裔家庭的近11倍。工作不稳定、经济收入低、家庭无储蓄的社会经济状况使得非洲裔和拉美裔缺乏抗御风险的能力,在疫情期间不得不继续出门工作势必增加他们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性。同样由于经济社会条件的限制,拥挤的居住条件、卫生状况较差的社区环境、乘坐公共交通系统上下班等都成为这些少数种族更易感染新冠病毒的强化因素。作为结果,美国新冠病毒感染者中27.5%是非洲裔,27.6%是拉美裔,均远高于其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

  新冠肺炎疫情还暴露了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在田纳西州的调查发现,孟菲斯市新冠病毒检测大多数都是发生在以白人为主的富裕郊区,而不是以非洲裔为主的低收入社区;纳什维尔市的新冠病毒检测大部分都是由设置在白人社区的诊所进行,而设置在少数种族社区附近的检测机构却迟迟无法获得相应的检测设备和防护用品。这些地区检测地点的分布表明,不同种族长期以来在获得医疗服务方面存在明显差距。美国一家生物技术数据公司通过分析几个州的医疗账单信息发现,非洲裔在出现咳嗽和发烧症状后就诊时,医生不太可能安排他们接受当时较为稀有的新冠病毒检测。而对于基础疾病发病率较高的少数种族而言,这种延误诊断和治疗是极为有害的。美国全国城市联盟主席马克·莫利亚尔认为:“医护人员和医疗系统等对非洲裔存在一定偏见,与白人相比,非洲裔患者接受的医疗服务更少,医疗质量更差。”正是为了消除新冠肺炎疫情中少数种族群体被区别对待的现象,联合国非洲裔问题专家工作组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结构性歧视可能会加剧获得医疗保健和治疗的不平等,从而导致康复结果中的种族差异,并增加非洲人后裔的死亡率和发病率,同时呼吁各国政府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期间为所有人提供医疗服务时,保证种族公平和平等。

  (作者为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南开大学基地研究员、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研究员)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18日 12 版)

(责编: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ode-journey.com